• 2016-02-14

    情人节快乐

    小岩井讲的故事真的棒,短小,精悍,冲突,戏剧,戛然而止:全世界人类染上病毒,说谎就会爆炸,我穿过烟花般灿放的人潮大声喊我爱你,终于有机会让你知道不是谎话,你流着泪说我也是,炸成天边一朵红霞。

    最近聊起许多事情,都是六七年前,想想竟如在昨日。时间如慢性药缓缓作用,目的到底是治疗或是副作用那一栏谁也说不准。当时心境与今日路途差得天同地,你用过的力,天吹过的风,谁说不是一种命定的际遇。这十年来,迷恋培育一件事缓慢成长,观察一只人心徐徐变迁,就如在雪地中连续飞跃鼓包,是要低压重心,收紧肌群,沉下去,沉下去,沉到不曾低过的地方去,再整个人感验一刹的飞起。

    这次在东京,尽管几乎被工作搅乱了半程安排,落地当日还在电话会一路打到酒店,三鹰市路上接到电话就伏在路边发邮件,好是好在假期收拢,人人心思回转,竟也享受了完全不用工作的一段时日。得以在三鹰之森细观龙猫手稿,在目黑探无樱的川边的小酒馆,数次走访六本木去见村上隆与贴着东京塔的夜空,在迪士尼和人偶逗笑,在筑地转溢出的海胆饭,在东京塔温习爱人的歌词并访得那一碗鳗鱼饭,在上野看了烧着的蓝色天空和充满文趣的博物馆,在台场蓝色的海鸥线上反复来回并享受一整湾的晨与夜,在根津捕捉光影,在高岛屋、银座、三越、Midtown种种百货中穿越玩赏体会百货与建筑之美,在富士山浸入私汤与冰激凌似远处天空问好,在富士急大惊小怪……在东京的数日,手中留下的还是妈妈各种笑着的照片,哪怕是在银座顶层玩导览机器也笑得风生水起,是在座诸君都需要体验的奖励。在台场的早晨,早樱初绽,我们排开许多风,穿过酒店,穿过桥,去吃天桥那一端的早饭,路上计划安排下一年去哪里,这一切都不像是真的。

    那么200个burpees,20个为一组,组间不要超过30秒也是真的;12个俯卧撑的目标已达成也是真的。从前以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都一件件地做到。梦见自己是游牧民族的孩子,从麻雀开始的练习,从来没怀疑过自己有一天会挽弯弓如满月射大雕。

  • 2015-12-25

    又是一年

    年末常常在南北横穿的飞机上,三个半小时不受打扰的航班奢侈得像一场大梦,常常舍不得地睡好几觉,在本子上写写画画,读一程文件做一程文件,更多的是想从来过往,忐忑不安又兴奋地做着规划。常常下笔时就流出这个句子,“2015年是梦一样变化的一年”。

    苦艾草十年前就说过,深圳是一个没有冬天的城市。满目绿色掩映蓝天,住在世界之窗附近,十五年前和爸爸来过,穿着红色花裙子和巨大的仙人掌合影;和爷爷来过,和表姐争宠爷爷的膝盖及在麦当劳吃圣代都清晰得像一个昨天的梦,仿佛伸手可以替他梳理白发,然后他合起衣领,带我们在布满金桔的花市穿梭。十五年后,已经没有爷爷,爸爸也很远,早晨起来落地窗透着假山、游艺项目和大片绿树中点缀的游人,有爷爷和孩子, 但此时此景更不像真的。 这里的地皮开成了印钞机,全城的人捏着钱在地产商门口进进出出,有人惶恐有人展望,大街没有北京拥堵,工业园挤满年轻和初脱乡镇的脸、不合身西装、点缀香港人。

    五年前,曾旁观景仰又亲密的同学在接近三十岁时如何懵懂惶恐,坚定积极,在心里跟自己说很多遍我不会做得比你差。目睹他北京至香港的心态转换,接受一切变动,因没有借口说不。还有两年,轮到我自己向前,张开手不用牵着落在后面的人走,暗暗跟自己鼓劲说并没有负自己。

    这一年眼见近结算关头。升职加薪,有所担当,执行力比过去的任何一年都更强,更不犹豫,更明白自己的缺点并控制它在可以弥补的范畴。在生活与身体上都对自己控制更严,每周二十公里坚持快半年。在飞机的安检口参加电话会听老板公布360评估的结果,第一名的成绩就像小时候拿年段第一一样那么辛苦不易又理所当然,还有他在同僚前丝毫不吝的肯定也是一针大补剂。

    这一年坚定也遗憾的事情是做了两个艰难的决定,离开了两段深刻的关系。已做出巨大投入生长在一起,撕裂之后没有人是赢家,在那样短暂又必须的时间内想不出如何才能做更好,只能抱抱自己别再哭往前走。破茧多痛苦,也许会窒息,都令我筋疲力尽,并那样的手足无措、照顾不周,给对方带来的伤害与困扰,重要的不是伤害到了他们,而是我不会再有弥补的机会与资格了。在偶尔时刻,也会怀恋茧内的温暖舒适包裹,譬如在三百六十滋味的一日过后握着方向盘等红灯失声恸哭也只想有个录音机在身边放一句:他们都是坏人。我就会好。

    教练说的也总是对的,不要给自己太多表扬,也不要给自己太多否定。这一年的成绩单我给自己八十分。

     

     

  • 2015-11-02

    工作闲记

    治疗忙成傻子的办法,只是推掉饭局回来做一百个俯卧撑而已。新团队源源不断地输送鸡血与不知疲惫,又开始手挥目送地与他们一起迎接晨曦,送走黎明。

    那曾经和正在庇护我的,我的神,你曾保护我和我偷来的闪电般的幸福,你曾蹬着翅膀悲悯的给我不是提问的问题带来不是回答的答案,你即便伤害我也用柔软睿智的语言。谢谢你不曾让我游荡,不曾让我低头,不曾让我乞求:杀死平庸,用你带来的梦;埋葬人和神的软弱,用时间;祭奠不会再来的过往,用今天。

  • 2015-10-23

    内心戏

    少年时的Drama Queen,熨平偷摸藏好,但分分钟都排成澎湃内心大戏。

    加食一份牛肉后去健身房练腿,五十个球上蹲替换成二十个蹬腿,蛙跳依然。白着脸做完第二组,身体像个风箱,我呼哧呼哧地调动底层肌肉,有点头晕。肌肉耗尽力气时常常出现意志力的细微差别,只差一口气,在完成和完成得更好之间。教练把蹬腿机的间距又调短了点儿,“来吧”。旁的会员有点诧异,这是第二次有人在旁看完说“教练你练得真狠“。有点恶心,怜爱自己的情绪一瞬占了上风,但胃还在疼,终于去洗手间吐了。回来做完不表。

    一件事从凡俗做到认真,听到的言论与见到的风景又自不同。打开另一扇门,发现又是垫底分,请加油。

    晚上飞首尔。

  • 完成了一直想要的自驾旅行。从阿维尼翁开到卢瓦尔河谷,七百公里,在南法人民友好几乎谦让的道路规则中,一路开得舒适惬意。沿途一直在紧张地辨认google map和导航上密密麻麻的小点哪一样更科学,沿途猪牛羊鸡、草绿天蓝、村镇星落以及大湖浩瀚的景色大多通过后座大呼小叫的乘客感知,分为“哇",”哇塞“以及倒吸一口冷气三个级别。中途走了一段D8公路,导航一直声嘶力竭地试图将我扯返,我们又紧张得不敢落车去看大片油菜花生怕误了时间,尽管如此,也依然在音符一样曲折紧张的路上得到了俯冲的快感。

    那一天的最终大奖是已近终途的卢瓦尔河畔,广播游出温柔的法文歌,霞光织草地,爬落城堡群的塔尖,追及河水,大河中央蓦然浮起,一,群,天,鹅。天色温柔如醉,道路在我们面前分开。

    在45度倒蹬训练器上可以完成250磅(相当于113.40公斤)重量3*12个了。尽管结束动作与其认为是蹬起不如说是在教练的保护下勉力喊成。这个秋天格外长,而我的训练也经历了深夜朝阳公园外圈被兔子一样的跑步教练虐翻又在黄浦江滨用交替速度虐翻老友、凌晨四点从外滩医院返回酒店举铁等七点飞机、在对着松花江的房间借了两个7KG哑铃被服务生紧张询问是否有其他用途等等,五花八门不一而足的糗事百科。在2015年结束之前,已攒了太多十公里用于标记这一年的脚步。

    整理了2010年至今的日记,无论是日记月记,甚至一季一碎片,像快速地又活了一遍,总想对曾经那个敏感偏执的自己说声温柔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