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8-13

    时光流逝,而我心安 - [呓语]

      用字日减。日久了,训练那些字也不过软趴趴一团团奇怪地趴在屏幕上,夹杂“我理解”与“如有任何问题,请随时与我联系”。每写一封工作邮件,都是字字到肉,不是手脚齐全长大成熟的娃断不肯生出一个的感觉。目光半个字符半个字符地碾过去,务必使平。
      三头六臂地做完,我曾与人形容在这组的工作感受:每每停下来,以为自己认真计较地,算过每口气,但每个同伴都扛着更大包走在前面。出租车打票,门卡刷上一声嘀,咖啡机唤着高声嘟,与拍免提出那一声中气十足的低沉长嘟,饮水机咕咚,扯纸卷嗤啦一响,摁响机器的等灯等灯,打印机吐纸,走廊人笑。电话听筒里说:“今天有香浓玉米,要不要给您送上来?”电话时间十一点五十吃饭,电【这算什么敏感词】梯叮声吞进吐出。
      笑意温柔的眼睛,看进去就觉得填满魂絮。我时有发呆贪看。许多足以爱上一个人的瞬间……LS拉开椅子大步坐下一只手抚眉唇笑成一条平纹,只笑起来才有眼角纹路是那种引人伸手去抚平;ZY修长绿色裙子于晨光熹微中半透出一双美好长腿;Q的长发披在赤裸肩膀上,手臂是一条笔直洁白的线;Y的肩胛骨浑圆狭窄,小桌对面发晶莹的光;从T的办公室抱走一盆植物,下午的阳光钻过办公室的地毯,T把一个笑敛在脸上,半敞办公室门后扬着看见我离开……着急抓狂的每个半夜,TL都伸过一只搭救的手,抓住最后残存的意把他发来的文件与自己的每个字做对比,紧紧系住自己快散架成灰烬的思绪,写完,发送,倒塌。
      她愈沉默,我就愈加不顾忌地与他发脾气。在夜里我的声音失控地震出几米开外,每个人类都会主动逃出这势力范围吧。那野兽般的瞬间是对自己积蓄的不满与怪责全部拧做一股水银泻地,真的我漂在一边的上空,静静地,观看,并嫌恶自己。她夜里说,我知道你压力大,就容易发脾气,我不给你发泄谁给你发泄呢……
      时光怦然四倾,我原地不动,眼睁睁地受那些透明锋利的碎瓦剐身。除去心障,除去心障,像念咒般日日三百遍,得不得赎呢?毕竟,下午五点半,与旧老板相识的现老板说:邓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在香港,每日五点半起床游泳半小时,再早饭,雷打不动。任何人有她的野心亦必成。
      我起身落座从来去往一整日心里却只挂着一个句子:时光流逝,而我心安。

    分享到:

    评论

  • 那敏感词大概是因为之前的事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