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0-18

    随记 - [呓语]

    在石家庄。凌晨趁乱上了出租车,一间间药店拍过来,司机自信地点刹在刚刚好大门的位置,“总是陪深夜客人来买药”。买隐形眼镜药水,无功而返,每个人都被我美梦中惊醒,有疲惫白衫的护士,还有白衣拖着睡裤褪的老者,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跟我发起床气。深夜,这城市气味还是呛人,肯德基灯火通明是它大路上唯一点缀的颜色。回到宾馆,铺设巨盏水晶灯与厚绒地毯的,阔大空间的,甚至不合适地阔大的,总有点土豪气味的宾馆,女孩子裹着军绿的棉袄早就睡得不省人事,没有行李生。在豪华得不合时宜的床上睡去,这里的人们并不知道如何享用,可以有的一切。

    豆邮弹出小小(1)形提示,在那个时空里也存在支线剧情吧。这场RPG的任务无穷尽场景也不曾重叠,还兴致勃勃地打呢,对面少年的笑眼已经跟我隔了重年。

    分享到:

    评论

  • 还在写博客啊!阿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