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1-12

    连没有人的地方我们都抬着头 - [呓语]

    1

    简单的讲了几句话做这一年的收场,接着合伙人们觥筹地挨桌灌这一年的酒。彼时同伴已失散许多。我知在座诸位老先生们都见过比这更大阵仗,但难道谁人心中都没半分迟疑?和小伙伴一席如常尽情嬉笑,尽管知道我们已经设定好不远未来的失散剧情。

    开车胃病都没成功挡住大趴们。原本都穿得猴鸡狗猪的,禁不住这一位看住五轮,那一位再点射三杯;A律已经开始半张着嘴巴对每个人憨厚地笑;B律划着八字形的路线,并第三次像工蜂返巢一样回来助手的桌。

    B律跌坐在这一桌开始絮絮已是很久以后,我借了几分醉意并没有在听。他说自己竭力跟得上节拍,举了一个例子,又举了一个,似乎是在说某一例三五年前无聊的网络旧文,像火星一样又从他口里弹射到现实世界……我愕然地盯着他,“不要再跟这些节拍了,真正的节奏是不用跟的。”大概酒松人意也就比较散漫,不经过滤话就出口:“以您……没有在更广阔的人群留下影响,会不会觉得遗憾?”

    他正色回答:我是非常骄傲的人。

    好歹并未出口,我心里端端正正地回了一句:我也是。

    2

    小的时候,我靠一些故事隐秘地活在一个与旁人不同的世界里,揣着“你不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的丰盈喜悦,属于自以为是的一部分,并偷偷地与喜欢的人们分享(像分享长生不老药或者小糖果那样)。那些故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就是安德系列。

    太空战争的背景——现实的我们至今在茫茫宇宙的黑暗森林里惴惴不安地等待第一次与地外文明的沟通发生,大部分可能是血腥残忍的,更大部分的可能是我们此生无幸得见。关于太空战争文字与影像的想象,先例太多,人族与虫族的对抗也早就是科幻史上永恒的话题。能把对战斗学校、指挥学校、虫族基地以及究极太空战争的想象拍得如此忠实原著又尽量不落窠臼,只能说,导演应该也是当年那些秘密分享小糖果的孩子们之一,而且,他居然为此认真地做了一个糖果盒子。

    我非常理解《安德的游戏》的改编会令没看过原著的人大呼鸡肋。这一本的中心任务其实十分单薄,全靠支线剧情丰满了人物的形象与全本的逼格。相形之下《安德的影子》故事性还更强。但作为一部同人电影,一个糖果盒子,它非常完美地完成了小伙伴们大呼过瘾的任务。

    但还是读书吧。你才能体会:战胜的前提是理解,理解的后果是爱。永远站直到最后一刻的快感。在有游戏规则的地方,千番磨难折辱,我只需要清醒地记得敌人的大门在下方。更多游戏没有规则,那里善良的灵魂被迫举起刀,真正的魔鬼也许不是敌人只是自己。世界是由大多数不知情者和极少数知情者掌握的,更不幸的是全宇宙都这样,整个地球都不存在知情者。那么你还以为你的小聪明,有用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