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20

    银龙鱼时刻 - [字花]

    二十八岁的李米,再次遭遇她的银龙鱼时刻。

    嗯,就是那种时刻,当一只银龙鱼一如既往在水中游弋第三百八十次,却在某一个再寻常不过的摆鳍动作里,冒出了那个念头:“不知今夜月色美不美,我想上去看看。”

    二十八岁的李米大约遭遇过二至三次这种银龙鱼时刻,整个人生戛然而止地像开了个小差,思绪再也不能集中在当下的日常生活。那些过往的人与事,按时间顺序平摊在她面前,犹如海滩上集体自杀的一排排海豚,整齐又诡异。“挑出一条,下去看看好不好呢。”大约就是这种思绪。

    深夜再次通关纪念碑谷,大约是一种奇怪的暗示。尖帽子女孩艾达的二维世界旅途,是完成在三维世界中全部不可能。当时光弓下腰来,把多个时刻以不可能的方式黏合,连李米也不能解答如何自处的问题。

    于是突如其来,李米邂逅今夜的第一条海豚。最后一杯威士忌下肚,像被海浪推来与岛屿上艾达相会的图腾,第一个故人就突然站在眼前。“我还没准备好呢。”李米有点着急。“想象中的再次相遇,应该在街边吧。711买好了啤酒,便利店灯光足够,我们去空无一人的街沿开喝。我会噗得一声,把易拉罐拉环拉开,如果泡沫扑上你的脸,请不要介意。”

    这剧本撰写得太粗糙,李米甚至没决定好,这急驶的车在后面五分钟要加速还是减缓。而这一切在三维世界中应原从未发生。

    李米操纵艾达和渐行渐远的图腾重新相遇,沉入深深地底墓群。“很少有一件事能做到在结束之际竟令人不知是悲是喜,这情绪可被描摹被放大被固定被冷冻却难以观察。”李米输入信息然后抹掉。那一夜,往日之人重现,似时空在某处被弯曲并黏合,譬如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下午三点于冥冥中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凌晨四点之间打开一条通道,消失的风、花朵和微茫晨曦再现,星光慈悲,夜色微凉。

    海豚还会来吗?李米也不知道。

    不知今夜月色美不美,我只是想上去看看。

    #银龙鱼的念头,来自玲珑沙龙#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选择题 2009-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