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2-14

    情人节快乐

    小岩井讲的故事真的棒,短小,精悍,冲突,戏剧,戛然而止:全世界人类染上病毒,说谎就会爆炸,我穿过烟花般灿放的人潮大声喊我爱你,终于有机会让你知道不是谎话,你流着泪说我也是,炸成天边一朵红霞。

    最近聊起许多事情,都是六七年前,想想竟如在昨日。时间如慢性药缓缓作用,目的到底是治疗或是副作用那一栏谁也说不准。当时心境与今日路途差得天同地,你用过的力,天吹过的风,谁说不是一种命定的际遇。这十年来,迷恋培育一件事缓慢成长,观察一只人心徐徐变迁,就如在雪地中连续飞跃鼓包,是要低压重心,收紧肌群,沉下去,沉下去,沉到不曾低过的地方去,再整个人感验一刹的飞起。

    这次在东京,尽管几乎被工作搅乱了半程安排,落地当日还在电话会一路打到酒店,三鹰市路上接到电话就伏在路边发邮件,好是好在假期收拢,人人心思回转,竟也享受了完全不用工作的一段时日。得以在三鹰之森细观龙猫手稿,在目黑探无樱的川边的小酒馆,数次走访六本木去见村上隆与贴着东京塔的夜空,在迪士尼和人偶逗笑,在筑地转溢出的海胆饭,在东京塔温习爱人的歌词并访得那一碗鳗鱼饭,在上野看了烧着的蓝色天空和充满文趣的博物馆,在台场蓝色的海鸥线上反复来回并享受一整湾的晨与夜,在根津捕捉光影,在高岛屋、银座、三越、Midtown种种百货中穿越玩赏体会百货与建筑之美,在富士山浸入私汤与冰激凌似远处天空问好,在富士急大惊小怪……在东京的数日,手中留下的还是妈妈各种笑着的照片,哪怕是在银座顶层玩导览机器也笑得风生水起,是在座诸君都需要体验的奖励。在台场的早晨,早樱初绽,我们排开许多风,穿过酒店,穿过桥,去吃天桥那一端的早饭,路上计划安排下一年去哪里,这一切都不像是真的。

    那么200个burpees,20个为一组,组间不要超过30秒也是真的;12个俯卧撑的目标已达成也是真的。从前以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都一件件地做到。梦见自己是游牧民族的孩子,从麻雀开始的练习,从来没怀疑过自己有一天会挽弯弓如满月射大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