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18

    你看哪从字里开出花 - [字花]

      『但它亦是那样中国的一首歌,恋人应该在对开的两班地铁上分开,一辆指向国境以外的单程旅途,一辆指向粘好心之碎片的人回到原处,地铁线路描出一万种不同走法永远殊异无可能同归的地图,他绷住的脸紧贴在地铁门合上的瞬间落了泪,隐入黑暗,失声地、狂乱地、痛哭。』
      ——巫小貘:《你的音符下我的毒》

      『要到多年之后,我才明白,我一直试图用我正常温度的爱人能力把她暖回人世,怕她不能闭合蚀去的心,滴血流脓,反伤自己一个大洞。在夜里重想起她,我点了一根烟,也许把她放在身边这些年,是因为我们这些可怜的凡人的残缺,在她竟是完全。』
      ——巫小貘:《一世要不到水的鱼》

      『然后我开始哭,眼泪不知道怎么就来,成分太复杂。他忧郁的眼睛接近我再接近,我得到一个吻,这次我确定不是来自陌生人……我无力地想,我只想好好爱自己,谁也爱不动。走的时候我跟他说,我不会再来见你了,我要考S的研究生。』
      ——巫小貘:《爱如花火只开一瞬》

      『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每个“想要”苦苦挣扎不休,每个人都有自己跟自己的喋喋不休。我听得哑然失笑,其实更多是笑自己吧,这一场滑稽戏真是足够多。而每个人都大声拿出自己不在意的那部分软弱,以此算作对自己不敢见人的软弱的放纵和原谅。
      ——巫小貘:《放不放手然后怎样》

      『谁把鹅毛笔划破泛黄纸张,野心一地流淌?谁远渡重洋拿铁蹄踏了谁的疆场,带走一万颗头颅管他谁的城郭浩荡?谁爱上残忍的铁血军士他的马刺比军歌还嘹亮?谁的青春耗在铁栏杆上凝成雕花,成日价看着这积木似洋房华灯下了又亮?就如年少时愿意为允一诺千里奔波的男人,在生命中亦只现身过一次,我知那好时刻不会再来。
    ——巫小貘:《天津卫时光倒流》

        『老师走后的整个冬天,每天晚上下了自习,我都一个人在这只恶毒又陌生的城市里跑步,我必须不断地跑,不断地跑,才能看见大道尽头小孩偶尔放的烟花。这个恶毒的城市,那么多仓促脚步,要把节奏放到多么慢,才能制造彼此的相遇呢?我们只能一次又一次离开以遇见。
      ——巫小貘:《昌平,回忆之时谁来将你捂暖》

      『我记得有一次,我是吹竖笛的盲女,你是街那边帮我为笛打蜡抛光调音的调音师。我沉在从前往后从未稀薄过的黑暗里,等它咿咿呜呜在你手里活过来,像沉睡的眼睛见着了光——我猜。但在我来不及告诉你,给我光,之前,有一日我摸着铁门上胶迹未干的纸张,有人跟我说,姑娘,别来啦,乐器行关门啦。于是我来不及说,在你门前坐了一夜,听见光来了,打在你的门上的声音。那是我第一次爱你。
      ——巫小貘:《我一定爱过你一百万次》

      『我常爱好小说,是薄薄一册,掩卷胸里却长出万言。侦探小说却是洪水滔天,难在脑里存下真言,题跟答案闭上书就化成纸数张好去说尽而已。爱一个人的原因,倘若能概括出来,大约象把一本书看成了干巴巴的几页,或者书确不是佳品,你迟早定离,或者你不具解它的能力,也是失了缘分。但把一个人爱成千言万语和一言不发,就像读完保罗奥斯特,胸臆无数,只不能言。那是我将穷尽一生去读你,我将用我有限头脑,去完成我最好的事业,追随而去,我无法复现又无法陈述的美。
      ——巫小貘:《千言万语,一言不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冬日 2017-01-18

    评论

  • 为啥弄这么多色呢 看着累
    回复苏三说:
    =.=
    我弄这么多色容易么
    于是我吸取教训的把它弄少点。
    2009-01-19 13:3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