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15

    我并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 [呓语]

      描述情绪将使你我都隔着安全距离,填入你想要的情节只要你愿意。或者讲讲细节,皮肤温度亦一样容易体会,《Lie to me》里说,全世界人种的悲伤都是一个表情。手与眼,身体姿势,原就无时无刻不在出卖自己,如果再把故事变成故事讲出来,总感觉象割肉与人果腹,我并不想做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我想同你讲讲这月亮多么亮,风有一点点冷没关系呵。我想同你讲讲我未成年时已决定要无、限、温、柔,成为这一个人,但你知不知道也没关系呵。

    “时间浸在眼泪里。全世界都爱我,没有用,自己恨自己。人类把刺刀插进婴儿的胸脯,父亲生下女儿又把她拖进厕所强暴,没有双脚的侏儒趴在天桥上供人相照然後活下去,精神病院里天生没办法控制脑袋的人受著幻觉、自杀欲望的折磨。世界怎麽能这麽残忍,一个人还那麽小,却必须体会到莫名其妙的感觉:「你早已被世界抛弃」,强迫把「你活著就是罪恶」的判刑塞给他。然後世界以原来的面目运转宛如没任何事发生,规定他以幸福人的微笑出现:免除被刺刀插进胸脯、被强暴,也不用趴在天桥上和关在精神病院,没有任何人知道你的灾难,世界早已狡猾地逃脱掉它肇祸的责任。只有你自己知道你被某种东西钉死,你将永远活在某种感觉里,任何人任何办法都没有用,在那里面只有你自己,那种东西把你和其他人类都隔开,无期的监禁。并且,人类说我是最幸福的,我脖子上挂满最高级的幸福名牌,如果我不对著镜头做满足式的表情,他们会伤心。”

    ______邱妙津《鳄鱼手记》

    我会把邱妙津坚决列为年轻女孩的禁书。

    残忍的安徒生童话,在自己的逻辑里耗损自己的石头记,都最好不要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为你读诗 2010-02-15

    评论

  • 我不知道过了22我怎么办
    我真不知道
    回复安夜说:
    还有一天呢!
    2009-02-16 00: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