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24

    What I talk about when I talk about.. - [字花]

    “写小说乃是不健康的营生,如欲处理不健康的东西,人们就必须尽量健康。这就是我的命题。甚至说,连不健全的灵魂也需要健全的肉体。”

     

    “跑步对我来说,不独是有益的体育锻炼,还是有效的隐喻。

    别人大概怎么都可以搪塞,自己的心灵却无法蒙混过关。”

      

    “就同活着一样,并非因为有了结束,过程才具有意义。而是为了便宜地凸显过程这玩意儿的意义,抑或转弯抹角地比喻其局限性,才在某一个地点姑且设置一个结束。相当地哲学。”

     

    ______村上春树《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我谈起去年冬天的夜半长跑,我们正一点点经过的这条道在夜里有多美妙。没人碾压,好像舒舒筋骨就全盘活过来。

    他赞同:有的无以名状的表达,除了跑步别无它法。

    去年冬天他也在这小镇里长跑,只是时间错落,我们又彼此不知对方同在。知道一切的唯有路而已。

    如此,村上说,“我终于坐在了地面上,用毛巾擦汗,尽兴地喝水。解开跑鞋的鞋带,在周遭一片苍忙暮色中,精心地做脚腕舒展运动……这是一个人的喜悦。体内那仿佛牢固的结扣的东西,正在一点点解开。”

     

    用野蛮方式去对付聪明人,你肯定一无所获。

    “你不认为你被自己的秘密所折磨,就是因为你太自负了?”

    ______奎因《中国橘子之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