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25

    聪明的人可以把自己的心吃掉,谁管他。 - [呓语]

      我不能告诉你我懂,更不敢清楚给你描摹出来尽管我可以。那是关在心墙内一只会被阳光刺瞎的小怪物,我珍爱它怪怖正如我知道它不会不可能被墙外世界接受。宁愿你看轻我,已经不再试图假装不在乎,只是闪躲。

    分享到:

    评论

  • 恩。咱们自己走的时候我都没哭。
    前两天MH也一直在跟我说类似的话,我搬离昌平的那天也见了老大。
    那天他前所未有的沉默寡言。
  • 见一面,少一面 (2007-06-03 19:40)
    分类:擦肩客 PeoPle

      中途陪MY去买烟,欲雨的街,朦胧里望出去整条流光溢彩。我被她拉着一路狂奔,很想对着她又白又倔强的脸哭一场。听说在我们推门回去之前,小白举着杯子站在大厅中央努力高声说:“我跟我们班的人也没这么好……我整个大学准律的人跟我最好……”说者醉得踉跄,晓西哇地一声就哭了,我抱着她整个身子都在抖。阿才抓着我反反复复的说,谢谢你,谢谢你。牟牟说,有你真好。抱了一次,又抱了一次,T终于在我肩上决堤了。回学校的路上我穿着老大的球鞋,拎着高跟鞋,马路上的老大只着袜子昂首阔步,我还是很想哭,还是没哭出来。雨下不下来,长街好长,还是流光溢彩。
      一个一个送别。一个一个地查平安。直到机械地抓着手机,掉进很沉的夜里。零点时讯号断掉半小时,仿佛时光倒回到大二第一个学期的午夜,在水房开着水龙头象一只兽一样嚎啕大哭,这一次,是看到YX等过了那半小时,一直等到信号畅通说晚安,我忽然落了一滴泪。
      和你们在一起不怕死——也不害怕活下去……
    回复2 years说:
    前些日子,魏公村街,陪MY去买烟,T从我身边拿了钱出去,还是白娇,MY脸还是很白。
    再前些日子,南锣鼓巷,跟小白喝酒,回去的出租车短信里,他说好好过。
    再再前很多日子,晓西在昌平小房间里在我对面吃橙子。
    昨天,MH说,阿才过阵子就回来了,我们聚吧。
    写那篇日志的时候,和石头还没那么好。牟牟对会发生什么,大概也不知道。
    三个小时以前,人大北面小路,YX忽然说,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他说的是老大,我想了想,是上一个夏天了。
    老大从昌平离开以前只见了我,我却漏了他好几个电话,如今,我也找不到他了。你还好么。

    那句话还是对的……和你们在一起不怕死,也不害怕活下去。
    看到这句话的你,会不会会心地,知道你就是那个,你们。
    2009-02-28 03:09:48
  • 操,赤裸裸晒自己又何必呢,安全些吧
    回复TO貘说:
    你是?
    这么直接又何必呢
    2009-02-25 23:3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