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28

    敬,亲密关系者安启。 - [字花]

    敬启者:
      
      亲密不永恒,也不无限。
      
      亲密并非买定离手一劳永逸。亲密不设标准,除非鼎沸,青蛙永不知道这盘温汤什么时候煮过了头。比起您与我彼此助益的关系向了恶,我宁可缓慢服毒至死,至少我随时知道,这一刻我走向恶。
      
      可恨我们永远都在彼此误解的层面上使用词语。譬如“亲密关系”。我不知您的重点将落在“亲”,“密”,或您以为这一切将彼此交融地“关”,或一切是尘埃落定之“系”。但我们不能予以拆解,如果析出依赖的交付、在允许程度内的容忍、独立的肉体和互无打扰的孤独,圆滑姿势立马溃不成军。
      
      为了我们能够摊开讲,诸如,喏,这一处是我割肉饲您,但我借由排除多余脂体,得到最大愉悦。首先您必须颔首赞同我这一点:亲密关系最易致命。
      
      然后我们可以摊开讲,养成一段亲密关系,难过炼丹。您看见这一点,刨去彼此确认的悠长前戏,直接进入培植。这样您和我的丑陋,得以矫饰,或者暂缓显露。这样您和我的丑陋,将在细胞增生阶段,被以保守的方式扼杀,不致失控成恶瘤。
      
      亲密关系其实只是助力器,力量的方向只与它唤醒的形象有关。您在我心中模糊影像,既然能集中“一切潜意识的抱负和它们被实现的希望”,我就同样清楚地意识到,亲密关系也可能被置入,一切铮铮的恶德,以及它们能撺掇的最疯狂的暴行。
      
      但,亲密关系一旦生长,智慧如您,也掌控不住。从没存在过理性打败感情的历史,我们所认知的历史,装满了无数比杰克的豆蔓还巨大的、过头的亲密关系。为了有空隙呼吸和活下去,我们必须予以更新。哪怕是醇酒,新瓶是必要的,还可以加上,新的品尝姿势,新的接触味蕾的位置,新的配菜和灯光,或者换去地球上任何其他的位置。
      
      您和我被迫进入同盟,背对背站在一起。脊梁中间,可以容纳新鲜空气,也可以插入软刀子,也可能闪开一个空档,供其他人观看对方的后背,称许、艳羡或者叹气。同盟可能紧到不许呼吸,又一不小心物腐虫生。您细时,肯定也玩过类似“红绿灯”游戏:在主持者告知红灯亮起之前,规则是绝不偷转头去看您,您在我想象中光洁的脊背。我最怕对上您的眸子。
      
      总之,有一天,连我们都被迫进入非A则B的选择,因为亲密关系,正如犯罪,从心理和生理上,都走不了回头路。更可怕的是,您和我,除了共同犯下一桩案件外,根本是分关不同监狱的囚徒。在下一次相见之前,我们要经过越狱、坦白,苦捱忠义……或者出卖。您和我都无法预料。
      
      正如有卦所言:永终知敝。

    分享到:

    评论

  • 这文章显然不是写给我的 显然不是

    写走题了吧 或者就是情书错投了
    回复说:
    嘿嘿嘿
    2009-04-08 21:58:41
  • 这么说吧,亲热都得秘密的进行,才能发生关系;要公开亲热,那就没关系了。
    回复lhotel说:
    嘿嘿嘿嘿
    2009-04-08 21:5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