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06

    “人是没法用理智驱逐遗憾的” - [心蛊]

      我逐滴明白如何达成那些隐秘的共识之后,再也无法控制想念你。原谅我逃避你无所不在的鞭笞,我不能时时把自己置于那样的责备之下——你曾经,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无数次拨打最后求助的紧急号码,而我却丝毫不知自己就在线路的另一头。我从第五个关于你的梦里醒来。我深知这样的坦白无异裸身行走,可幸是观众不会有更深的好奇。他们不知道,犹如我不知道,你而今也不知道。

    格雷厄姆·格林《人性的因素》:

      “他曾不止一次有着强烈的冲动,想信赖她,向她和盘托出,正如一个结束了婚外恋情的男人突然希望向他妻子全部坦白这段哀伤的罗曼史——毅然解释清楚那么多不曾说清楚的沉默,那些欺瞒的伎俩,那些他们无法分担的忧虑。而最终他也会像那个男人一样得出结论:“既然都结束了,为什么还要拿这些来烦扰她?”因为他真的相信,即便是短暂地相信,事情是结束了。

      “我希望所有的谎言都是不必要的,我还希望我们是在同一个战壕里。

      我根本无力判断我究竟站在哀告的这一边,还是对面。

    分享到:

    评论

  • 正如一个结束了婚外恋情的男人突然希望向他妻子全部坦白这段哀伤的罗曼史————这个情绪太复杂了
  • 沙发
    "我想你了,拿起电话,手指不自觉的就拨了你的号码,然后,定格,再按下挂机键,你说不许我想你,但是,处处充满了你的味道,叫我如何是好…你说我对什么都是满不在乎;满不在乎,是因为害怕在乎了再失去的痛苦,你问谁是谁的谁,其实,我只想成为你的他"

    有些不能公开发表的东西,丢这里发发牢骚~~啊哈哈哈~懦弱的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