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11

    零八年纪 - [心蛊]

      一件件把书本玩偶杯具衣服分类打包装箱,我与这间小屋共度的最后七日。收起每一样物事,心里痛绞,像残忍地杀害什么。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五日,到二零零九年四月十日,我在其间度过太难以诉说的九个月。我如是打包起的九个月的我,过去的我,如何以沉默或眼泪与你告别,这一去再也不回。

      这十数平米,我二十余年生命中唯一可以独自大声痛快号啕的地方,就让时间和不见天日、不足为人道一起尘封上锁吧,我需尽一生感谢你的见证和埋葬。

      你保护我如此周全,牙咬声落一样的严密周全,心房全满也绝不爆裂的周全。而缺少信仰的我,缺少一间与神明直接对话的忏悔室,我只能选择我自己的,全盘放下的方式。

      零八年七月到零九年四月,这是我的二零零八,这是我的纪年方式。只是对不起诸位看客,这是一份永远无法公开的记录。这一次我决定全部摊开,不漏掉任何一根在背之芒。我认知的真实,虽然有太多待时日解密的部分,是我张口不能说出的。但至少这一次对自己,我全部诚实。往事将如何荣耀我或糟践我,我全盘接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那间屋子怎么能收拾干净呢。我只在那里很短的时间,就觉得我的一部分留在那里,再也拿不回来了。看你写的,就更加难过。我犹如此,你何以堪。(写完意识到把自己比作禽兽了..)
  • 要搬到哪里去啊
  • 有时候确实需要这样一间屋子,重新聚集勇气,积攒力量,哪怕只是喘息。

    春好!
  • 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