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30

    叙述顺序 - [字花]

      我心内一定有某种固定的叙述顺序,那顺序暗藏的逻辑永远像开启一箱新鲜苹果,挑最好的一个一个吃下直到最后那个腐坏到无可腐坏。晴好下午读夏宇,这种顺序摘出它索要的句子,首先是:

      在所有可能的過去
      我們或許也曾這樣陷入於
      以訛傳訛的政黨或秘教以及清晨6時
      市集裡傾翻的香料
      用十匹騾子交換一個廝混的黃昏

      (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场景)

      一定是剧烈的、透支的、仿佛爆裂开的。

      當一切都在衰竭
      我只有奮不顧身
      在我們苦難的馬戲班
      為你跳一場歇斯底里的芭蕾
     

      但一切细节都显示出无可挽回的衰败,一定会花的妆,一定会凋谢的油彩还有一定会风干的影子。我们目光斜斜站在一起,实在对各种偶然如此厌烦。假装是出演剧目,遗憾和错失不过是应有的过渡戏份,何须假假遗憾,虚虚伸手挽留。在故事的结尾我仍能假装事不关己,

      決定去到下一個音階決定
      要走隱遁到寂寞的小城過恐怖内斂的生活
      寫一些永遠不寄出的明信片包紮
      所有的人頭包裹一併帶往歌劇院
      永恒似噴泉狂想如蛆

      不易回收消灭困难的细节,总是导致情绪消化不良的罪魁祸首。如果我心里一直噎满你的样子,醉的时候怎么喊得出别的名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