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06

    杨梅季 - [呓语]

      太阳羞羞答答地半掩山后,有一脚没一脚地换档,我一不叽喳空气突然变得很沉默。
      教练扒一口饭盒,嘴边的话好不容易吐半截:“你算是我见过的最有车感的学生……”
      “没有之一!”我抗议,一脚刹车,哥们的晚饭全吃进了鼻子。
      我嘿嘿一乐乘他手忙脚乱拐进了弯道训练区。

      “啊杨梅!”
      他不及跟我算帐我拉起手刹跳下车。
      小康同学及小梅同学灵敏地随后。

      在拐弯抹角的道边,假装茁壮的小草坡上,才被梅雨浇熟的小红梅子,刚开课还没进弯道训练的年轻虎狼们,还来不及发现它们。
      小康很体贴地攀下高枝供两位女士任选。
      跳了几回索性踢了一脚,教练叼着烟哈-哈-哈地拿大草帽接住。

      我们把车横在路中央,在车的阴影里一手红黑汁地吃杨梅。
      太阳一滴一滴地往下掉,不可思议的酸甜,吃得唉声叹气。
      明天,带你们去找西瓜地!教练冲三个心满意足的小家伙宣布。

      我当着他晒得铜不铜、紫不紫的脸膛眯眯笑,又连核吞下一颗。
      明天,那是另外一天。
      享用我吧,现在,人生如此飘忽不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