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23

    有节制的生活 - [呓语]

      朱天文形容最后一次化疗,原封不动,刻板死忠地直接影印那份感觉至文字:“死者已死,后见之明的生者,再也补救不了的故而如此咬着悔恨不放仿佛被虐狂的,痛楚计较着死者不该多受的那一次苦。”生者只能屏神,观息,呼,欧姆,吸,欧姆,呼,欧姆,吸,欧姆,万物在场,丝丝分明。

      我一直想与你分享,桑塔格认为关于仪式与日常生活的区别,仪式的重复性造就了仪式剥离于一般行为的关键之处,而百千次追求无差异的一再,是因为一次不足以满足欲念。所以我们说到欲念,动心起念如海潮翻覆,而我欲望抽离肉体旁观自我,逃开思维观看思缕分明犹如有经验的实验者他将仪器在僧侣入定刹那接驳,平常心刹时化为可观可见可感可计量的,脑电波图脑内供血分布图等等诸类斑驳指数。欲念放跑到不可及的别境,留下我喃喃自语关于何时,何时敢强拉它回来与我生生相对,彼此毛发铮铮地看个清楚,脑中轰地一声滚过炸开是某种暴烈方式将废墟清理干净,那时,就是我的,无门关。

      “你要做的也就是说话,但别去努力延长你说的话的寿命。因为每个词一说出来,另一个词就得为它死去。”

      “生活会自己照料自己的,除非被过多的生活所稀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