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27

    晴天,有时夏猪 - [呓语]

    人物A

      他是那种带着热度四处灼人的物种,白羊座,一腔火热到天真的地步。他的老车协会,在西北广袤荒凉的土上四处乱犁。在甘肃某个不着村店的地方,打信号模糊的电话过来:这里的八块钱的番茄炒鸡蛋,我们十三个人都吃不完!

      他们每辆自行车后架上都有巨大的行囊。左右各一个,再横架一只包,最上面绑着防沙防潮垫。中午阳光过盛,他们就寻一个门前开阔的饭馆打尖,饭毕在人家门前成一排地铺上垫子睡午觉,活像晾着一排猪仔。

    人物B

      该先生拿手油烟满屋的大炖菜,从厨房钻出香味兼系着我家粉红小熊围裙的小脸儿现奉的时候,我们笑的那叫一个抱头鼠窜。真的好吃到连豆角这种配角都哧溜一声滑入胃。外面硕士一文钱一打,论斤还八折啊。可是知道我家番茄炒蛋要六个蛋的同志,屈指可数。

    人物C

      马丁还是在我进他办公室忘记敲门的时候拿他咬崩豆子的发音说:我这间办公室是康费登雪的!并且,还是会在开会的时候,非常激昂地向整个团队宣布:按死(as)一个梯母(team),我们马斯特(must)共同面对叉冷句(challenge)!我就独自在下面被他的叉冷句忍笑到内伤。

    人物D

      这样的日常,会被感动吗。该说谢谢吧,好像这种时候,我只有这样的场面话好说,明知道这句话说出来,会变脆松脱,在风里一点点削去边缘最后死掉,然而还是说出来了。这样的斑驳日常,怎么可能,居然发生。

    分享到:

    评论

  • 生日快乐 无与伦比
  • 我也知道要6个蛋了
  • 不要太开心了==
    我最近水深火热><!!!
    回复茄汁沙丁鱼说:
    一文钱一打论斤八折你好
    你就是没过过这种生活以为这就是水深火热了 哇哈哈
    2009-07-28 09: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