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17

    别人的夏天 - [字花]

    詹律师一边按照杂志做运动瘦身,一边问:
    “这个动作是管什么的啊?”
    “安胎。”


    我的脸像龟壳!怎么办……”
    “那么,去死皮。”
    “没用的。”
    “那么,去死。”


    法理真的是开卷考!”
    “那么,能带枪手么?”
    “那么,能带枪么?”

    在食堂门口看到展板:“让你脱”!走过去一看究竟,原来后面还有三个字“颖而出”!和邮局门口的“贪小便……宜吃大亏”以及前一阵捐钱那标语“做爱的天使”真是有的一拼。

    风是夏天的风了。青草泥土和蝉的风。
    下了拉丁语课,和冠男一起走在路上。我说,天气好坏,温度高低,其实是可以闻出来的。比如今天。语毕,我深吸了一口气,感叹道:这种气息,多么……话音未落,我俩脸色大变。回头看原来是图书馆门口又在掏大粪了

    喔,这是路人的夏天,但也是我呆过的夏天。好像摘掉人物名字就可以把自己生生塞回去。

    因此路人的这段话,真是叫人心头一紧关于那个立秋以后明明肉身尽散但魂灵依旧挥之不去的夏天:

    “我囚禁了一切形容过你的形容词,
    我谋杀了所有比喻过你的比喻句。
    但你还是复活了,在我伤痕累累的笔迹里。”

    →所有绿油油的字,版权属于我不认识但我认识的人认识的,张田田同学 http://candyztt.ycool.com/index5.html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智乞儿 2010-08-17

    评论

  • 瓦。她要去冰岛了。
  • 我还在等待我的故事……
    回复Raymond Kim说:
    haha不急
    酒香不怕巷子深!
    2009-08-18 13:2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