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29

    日记一则 - [音魔]

    吉他手小蘇·2009年11月28日,甜梅号&MONO@愚公移山

    今天,我起得不太早。
    我睡了一个早觉,又睡了一个午觉。
    我看了一本书,又看了一本。
    我见了一个人。又见了一个。又见了一个,和这个一起见了很多个。
    很多个中的一个,象榨汁一样出汗。
    锁骨上的汗,泛着光微微的性感。
    他让我想起一个,同样爱穿露锁骨领衣服的,同样努力的朋友。
    我想那是因为,他很卖力。

    很多个中的另一个,象冰融一样出汗。
    我担心他就要化掉了。他右手的肌肉纹理在渗着水。
    他发尖在滴水,鼻尖在滴水,他全身每一个有线条棱角的地方,全都在渗水。
    他一丝一丝的右手肌肉,汩汩地一弹一弹。
    我想那是因为,他很卖力。

    依次被如下淹没:雾、啤酒味的人群、一只手牵住的音乐、烟、食物、旧情绪、乱七八糟的笑话、敲对经络的手、不灭的楼道灯。

    十一月马上就要过去了,我不会轻易怀念它。

    躺在出租车里,有个孩子掉了灰太郎的棒棒糖。
    我一直在想,他会不会很伤心。

    _______________谢谢你提醒我这一生少太多___________________

      北京的演出,选在饮风的夜晚,好让人们把淅淅沥沥的诗一同饮下。
      黑灯起雾的舞台,背对观众的贝司手有些害羞。
        
      闭上眼睛,在他们声音里寻索更多不完美。一件事,一首歌,很容易就是:选择原谅哪些,接纳哪些,就成为哪些。徒然追寻的乐章可能还藏在哪个梦里在臂上肌腱没有发力到崩裂之前不会剥离,他们给过多少盐泥俱下的汗就收回多少心神俱裂的赞美,很公平。
      说服自己倾听吉他与鼓的对话并不难,抽身离开也很简单。他们要讲的故事没有设置太多障碍,不打算攫取香甜魂灵做晚餐。
        
      甜梅号,你好吗?
      MONO气场黑云压阵般来袭,洗掉了你们最后一点痕迹。有点像小品文碰上史记,那点清秀被飞檐描金逼得无处遁形。MONO来了,MONO接过你把观众烧开,声音迅速在台上厮杀起来。大战,压顶,用一朵花的视角看见了孢子囊的爆裂……我脑里塞满了各种奇怪的词语,腿软的观众奋力往台前更近一点,有人从肺里吁出一口长气晕在对峙的肩膀中间。
      嗨,傻逼,北京欢迎你。嗨,牛逼,北京也欢迎你。永远都有人比你得到,更多的殊荣,更多的热忱,更多的性命相见。害怕冷漠,你就输了。如果献给你的祭祀,掺进无知者的曲意逢迎,杂陈你的软弱,害羞,坚持,灵气闪烁……除了音乐之外所有不重要的事情,你还要不要?
        
      好平常书写的流水日里,只有须臾闪光和飘渺福气我消受得起。跌宕灿烂的光看久了是要目瞎的,所以不怕亵渎和惹恼地讲一句我喜欢这样听你。
      说到底谁不属平凡人群。
      作为一个梗着脖子生活的人,终于坦诚地站在这句话中间,微露尴尬。
      谢谢你提醒我,这一生少太多。

    分享到:

    评论

  • 你这个图,我看不见。
  • 唉 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再看到自己的锁骨
    回复Raymond说:
    你是走萌路线儿的不使用锁骨。。哈哈哈哈
    2009-11-29 11:49:48
  • 今天,我起的挺早,看了一个案子,又看了一个案子,又看了一个案子。。。直到发现它们统统没用
    回复Ry说:
    这就是我在今天。。(历史意义上的今天!)干的事儿!
    2009-11-29 11:4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