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06

    何德何能 - [呓语]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 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Do no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夏天曾在地铁里反复读迪伦托马斯,一本尽管译得干涩却无碍它穿透力的小书。他的形象热度极高,是振臂高呼、应者云集的枭雄。醉意熨过喉咙,我试图复述他的命运,却忘了那些曾经烫过我的字句。如果温度足够,是否可以让本不交叉的命运一起燃烧?放松人的液体太危险,我居然收了刺,敛了气,展开自己阅读过往,展开你们参观我不曾拥有的沉默、勇气和坚韧。
      大力拥抱,仿佛从没有从来过往。这么挥霍地,企图弥补时间与空间的缺憾,难道不是太年轻?难道你不怕受罚,我不怕受罚?罚入认真生活的地狱好不好?因为缺少想要的在场,请每一秒,都拼力。
      我知道,明天就要分离。时间多急。

      我曾经是一个隐秘的树洞,谢谢你找到我又替我掩上泥土。

      再见时,我不要唱:我没成为你以为的那个人,真的很抱歉。

    分享到:

    评论

  • 迪伦马特,记得国内已经翻译过来很多了,好像是叶廷芳翻译的。
    回复佟老大不小说:
    是Dylan Thomas:)
    2009-12-22 14:3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