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10

    吃事与喝事 - [呓语]

    1

      举着汤勺就米线,典型的北方门外汉问题是:为什么吃砂锅米线要先吃米线?答案藏在米线吸饱汤汁自然肥白晶润的身体里。眼前这个人,南北食共吃过,冷水热汤同舀过,街头小摊停过,醉泥委地见过,胃与胃之间,早就达好结实殷切的共识,甚至比一众人间眼神交汇来得更早。
      旁的话都能藏起不说,这种实实在在的胃相知,真是,真是无以为报。

      不提心事,但在胃里设着你的纪念堂。
      仿佛一张朴实又知晓你全部需要的厚面饼。

    2

      扰攘市声里展信,有人在冬晨说:心事浓,冬梦薄。
      下意识拣下手边那套花草茶具,是该酌冬日的时间了。
      每年这个时候,一定要读古龙的《名剑风流》。
      午夜听梅四蟒历数,暗忖我过往年月,不曾虚度。

      ·名剑风流,第二章 龙虎风云·
      梅四蟒叹道:“今年之盛会,看来的确比往昔更热闹了,但我参与此会,已有六次,却只有这一次没有在会后和朋友们欢呼痛饮,我……我竟似提不起这兴致。”
      俞佩王道:“黄池会后,莫非还有欢宴?”
      梅四蟒道:“欢宴自不可少。”
      俞佩玉道:“但酒菜……”
      梅四蟒展颜笑道:“每一次黄池大会,到会的朋友,自家都携得有酒菜,大典之后,大家便席地而坐,找三五好友,燃起堆小小的营火,开怀畅饮,总是一喝就一个晚上,第二日清晨能好生生直着走出来的人,只怕不多。”
      他苍老的面容上,已焕发起少年兴旧的光采,接着笑道:“那几次盛会,当真是使人怀念的日子,处处营火,处处高唱,喝得痛快时,便站起来四下逛逛,也不知那里会伸出一只手来,把你拖下去,灌你三五杯,你若已喝得头重脚轻,一跤跌下去,说不定就会跌入一个你已十年未见的老朋友的怀里,你纵已再也不能喝了,他还是会捏着你鼻子灌下去……唉,我已老了,这样的日子,只怕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俞佩玉轻叹道:“但无论如何,这回忆总是欢乐的。”
      梅四蟒笑道:“不错,人该有些欢乐的回忆,总是好的,否则又该如何去度过寂寞的晚年,寒冷的冬天……”

    分享到:

    评论

  • 这也是我读过的第一本武侠
    可怜的金燕子
  • “自然肥白晶润的身体”
    ——就只令我想到蛔虫而已……
  • 嗯 你干过的事儿太多了 完全没有虚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