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22

    病愈笔记 - [呓语]

      判断自己蛰伏了一整年的生命,逐渐手暖脚暖地活回来,是昨天做完Sir Lanka Case的阅读笔记,从COLD STONE匆忙地跑回来,在小友们讨论期考的宿舍阳台上接电话。望着黑黝黝的男生楼天井、地下室透出的有人来回走路晃动的光,觉得气血一点一点在倒流入体。首先,是可以不爱了。于是,也就不恨了。把应允的圣诞礼物定下,间隙里错愕地与旧友吃了一顿冬至饭,取笑行为艺术的央视大楼,惊觉他又在写特稿南周又要做年终盘点了——这么庞杂的城市里,一年见两次,已经很奢侈。他问,妈妈还好吗?读书快乐吗?这一次是真心嬉皮笑脸地从心里笑出来说:非常非常好。再后来,分别去两个银行给朋友转帐,居然认真市井地计较年轻女生有没有排队在身前,认真讨人厌地唠叨着,一边在心里偷笑,好像喘了一口好长的气,终于酣畅淋漓地,呼出来了。

      你知道吗,爱是有治疗能力的。我只是通过蚕食爱变得坚硬。

    分享到:

    评论

  • 呵呵 不好意思来晚了 你靠爱痊愈了
  • 胡小月保重~~~
  • 南周的特稿不错。是长平吗?
  • 哎呀呀这么好~
    忍不住要冒个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