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30

    二〇〇九,关键词爱。 - [心蛊]

      二零零九年。读了研究生,学了车,换了一个博客,做了两段工作,搬了两次家。大部分的时间都像候鸟一样来往,有时在城与城之间,有时度量整个城市。不变的是叫人形神俱灭的感激。

      主啊,请赐予我力量,去改变我能改变的事物;赐我力量,忍受我不能改变的事物;请赐我智慧,辨别这两者的区别——这句阿尔分享给我的肖斯塔科维奇,宛如祷语,是一整年来我这假信徒时时疯狂抓住的救命稻草。心内一直存有一枚轰然长大的标志,仿佛蛋壳迸裂,尘土飞扬,等待一切喧嚣终归静寂的一刻。那是四月复试前夕,一个安达的夜晚,在阿尔对面看了整夜的书,他也不断抽烟,字迹和烟灰在低温的夜里越积越沉,我攒了很长的沉默,抬起头一字一句地跟他说,这些事情,终于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些事情,是你,不,能,改,变,的。。再也接不下去的话,我只将将来得及把头仰起来不与他视线对接,那一眶在返京火车上拼死忍住的眼泪,就争先恐后地砸出一场冰雹,视野里阿尔头上那顶昏黄的灯,钉在记忆里,取也取不出来。。。

      支撑人站在大地上的爱,与摧毁一切的爱。这世界能为二十二岁的我备足的,不过是这些。

    分享到:

    评论

  • 新年快乐。
  •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都22了啊哈哈哈哈
  • 我给你个智慧祝福
  • 小姑娘啊!我的22岁都要结束了!
  • 我粉喜欢你~
  • 22岁 还真是太小了 明年好好干 孩子 都要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