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04

    请假装没有从来去往 - [影魅]

      你张眼刹那我知道新的悲伤正在路上。火光冲天,大树轰然倒下,我哭得像个傻瓜,戴着苍蝇大眼镜观影的我们是一帮潜入异域的潜水者,那里有深植体内的信仰,有神,还有你——这个即使把身体里的血全部换做异族的发光液体,也不能改变什么的傻瓜。

      你是谁?
      你聆听身体,聆听土地,聆听圣洁的光?你用你族群的方式与她接吻,在她做梦的时候清醒,奔跑的时候肌肉带着从前会弹跳的记忆?你走近的每一步都在与过去鲜血淋漓的撕裂,当真不在意吗?
      没有谁是对的,阿凡达。每一个星球的记忆,都是一颗完整的大树,偏帮任何一方太容易倒塌。   
      我称你做阿凡达,因为你双脚永远不是落在这里,也不是那里,你只会在路上。就算你长出翅膀与天鹅一起飞走,别忘记你曾经是一只丑小鸭。   

      阿凡达。
      流浪者,异类,背叛者。企图离弃自己族类的人只会以悲剧终结,别挣扎。
      我承认我是善妒的预言者,就算不能否认喷薄而出的生命,也要说,看呵,没人能照顾他午夜冷却的灵魂。

    分享到:

    评论

  • 大树倒塌的时候我也想哭,潜水镜挡住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