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24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 [呓语]

      小说里应该这样写:他如常拨通号码,象太阳东升西落,床头红蓝水壶,睡前被温水打湿一角的卧读书,一样,日常得不能再日常。然而他听见听筒里传来犹在耳的球肚撞地声,咚咚咚咚咚,他抬眼就看见她踢掉一只电话和一整个冬天,活生生地,出现。哪怕他有罪,她亦有罪,担不起了,哪管他洪水滔天。

      但小说里不会这样写:她攥着目的地明确的车票,捡起冷落整夜的手机和挂念上了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早高峰地铁,她腾一只手越过沙丁人群奋力电话:“您好,请问……手续费三十?”

      面白目清的典型X市男人转头微笑:“你回X市哦?”

      不知从何答起,回字用得实在不好,还在思考间随人群流上站台,缓缓闭合的车门中他的话也像早高峰熟稔人群一样奋力钻出:“手续费太低了,小心假票!”接着车门把他闭合成一幅无声画面斩钉截铁地驶走。

      你也回X市吗?是的,这一次真的回去,那魂牵梦萦之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除了人心,还有什么地方好去。

    分享到:

    评论

  • 【除了人心,还有什么地方好去。】

    捋着胡子点头。
  • 現在看到地鐵文,特別是寫的這麽好的,就很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