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05

    神经病儿童欢乐多 - [呓语]

       “大半的人在20岁或30岁上就死了:一过这个年龄,他们只变了自己的影子;以后的生命不过是用来模仿自己,把以前真正有人味儿的时代所说的,所做的,所想的,所喜欢的,一天天地重复,而且重复的方式越来越机械,越来越脱腔走板。”——约翰克里斯多夫

      人生若被排得荒腔走板,怎忍心坐满全场。

      我曾以为命运煮了一锅粥,使尽香味诱我去吃,如今想来,身形腾挪脚步敏捷,说到底是因为心底活活藏着一只饿殍,怎么敢不急。

     

      中午和team在望京海底捞吃饭,居然碰见上个实习公司的同事Echo,那把甜得滴水的声音在人群里分外显眼。自上次写字间一别,人间又几多春秋故事了。我兴高采烈地从这个相逢奔向我的新同事们身边,有人吐了吐舌头:下楼的电梯载人数一定比上楼的少不少。

      又是一个相逢。

      记认姓名,大力握手,列当年Echo也带我做过的日常工作,阳光恰好盈余。

      可预期的未来里,装满了需要逐个克服的迷宫,等也等不及地要去解。

     

      春子生日。

      我们一坐下,酷烤顿时显得妖气冲天,那乌烟瘴气之势简直无从掩盖。寿星没来之前,嘴已经呲得成印第安酋长眼内的菊花了。其中一个王兔认为可以用整年的笑话叫做:懂得打电话的狗(脚注一)。主角在夺主的喧宾们中间,淡腚地姗姗来迟,坐。奸情们相对分外眼红,玩火邀功争宠地讲笑话:春子,我跟你讲,我们刚讲了个年度笑话,那个叫,

    懂得讲笑话的狗。

      后来,玩火跟王兔开始比谁喝的更象妇炎洁。我们玩了很多游戏,共同特点是傻X不让过。

      大家欢乐地重温我和豆氏玩跳舞机的录像,并且一再提出那个经典问题:王兔你手机录像能不能不要快进?王兔指着状似癫痫高峰期的手机屏幕上的我俩说,真没快进,现场就是这样的。其实这个录像的重点真的在,我和豆氏的动作只是偶尔一致,但我们都跳完了同一首曲子!

      后来,春子没有把经典游戏从历史大海中打捞出来,姑娘回家了,豆氏被乱爱了,王兔完成了人生第一次炒肝儿,我们心肝颤栗地在风中玩了二十四点,证明玩火是个质朴地相信一切的少年,就欢乐地打车回家了。

      中间有一段儿王兔遗下了我与玩火对坐,我们把如下对话重复了五十遍。

      “哎我说你去安哥拉干嘛呀?HAO兔毛吗?”“挣钱呀!”“你真不是HAO兔毛吗?”“我真的是去挣钱!”

      后来,我们都笑死了。

      脚注一有空再补,犯懒。有问题的同学可以请玩火表演现场版……

     

      再多狂乱的想法掠过脑际也敌不过:只想你握住我的手在我身边跟我一起。嘘,不要说话。语言难道不是冗余吗。

      你还记得恋人守则吗?恋人是自私的,灿烂的,野火一般的啊。

    分享到:

    评论

  • 原来是纪实文学
  • 纪实文学真好看!
    回复玩火说:
    啊哈哈哈哈玩火同学幸甚你光临啊(大开大阖地笑)
    2010-02-06 02:1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