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08

    寂寞的人坐着看花 - [游魂]

      午夜长车飞驰,手机内躺着或醒或睡的名字,揪心的那一个,迟迟不醒。

      枯坐大堂,仿佛有深浅影子来回。电话接通以前,重新再读一次,感觉还活着还烫着但一定悬浮在某个没有地标无法感受的别处的,青春。

       “达明一派的歌,加在一起可以说非常准确地概括了我青春时期的一部分感受。我MSN的screen name很喜欢用“灯光里飞驰,失意的孩子”这句话,虽然现在决然的已经不再感觉象一个孩子。以前在查尔斯河边或者开车穿过波士顿夜市的时候常常会想起这句话。其实16到18岁这三年应该算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时间,18岁以后到31岁这十几年就是一路向下等着看什么时候才能够hit the rock bottom。在演唱会上反复唱完那句“光辉到此”以后黄耀明感慨说,“青春的时间真的好长。。。”(at least that's what I think he said),我非常的能够identify。对大多数人来讲青春期应该是最值得回味珍惜的时光,而对于我23岁到31岁在波士顿这8年时间就好像听一堂绵长而乏味的讲座,不停的看表希望它尽快结束了拉倒。仿佛是属于年青时候该做的事情都没有去做,8年之间,除了看了大量的书,真正留下来属于自己的只有几十首诗和一部小说,终于离开那个城市的时候把所谓青春也留在那里了。不管青春多么冗长我也走完了,没有太多可以珍惜的记忆,只有很久以后再回到那个安葬的地点,喝一杯咖啡在地上踩熄烟头起身离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