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01

    坚信厉害的梦总有一天会发光 - [游魂]

    你从一座叫“我”的小镇经过 / 刚好屋顶的雪化成雨飘落
    你穿着 透明的衣服 / 给我 一个人唱歌 / 全都是 我喜欢的歌

    _____谭维维《如果有来生》,高晓松词

      亲爱的听梦员枕小路,我已经有三年没有来给你讲我的梦了。
      梦里的熊猫都会捋着皮毛晃着小肚皮打酱(我是敏感词逃避器啦啦啦)油了。
      这三年我发生了许多许多的事情,多到,连吃一百个明治绿茶雪吻并且敲碎五十个纸皮小核桃的时间也讲不完。在个人编年(我是敏感词逃避器啦啦啦)史上,我明明觉得时间象光一样从每个缝隙跑掉了,但这些事情究竟是怎样找到空档发生的呢?我始终搞不明白。
      最近的一天,我作为一个大龄小儿科水痘病患,发着昏昏沉沉的烧,好不容易跌进一个怪梦里。
      我的牙齿分别以,两颗夹击中间一颗之后虎牙掉下来的方式,被虫蛀到空晃晃就拿出来的方式,还有被奇怪的不知来自何方的梦中的目光注视之后就自动滚掉的方式,掉了三个。
      醒来以后那个空洞的感觉在嘴里久久回味。
      亲爱的小路,我决定不告诉你做完这个梦之后发生了什么,但下次如果我做这种梦的时候,就有人啪得一声打醒我。世界是不是可以不太一样呢?

      或者,在那之前,在梦里帮我补好牙齿吧!

     

    _________下面是我小时候做的讲给枕小路听的梦是不是很好很强大_____________

    惩罚当然也是游戏的一部分下次请坚持到底
    投稿:浅灰色橡皮 关键词 同声传译 吸紫光灯能量腕带 帅哥 年会 电影 艳(我是敏感词逃避器啦啦啦)舞 贪食蛇游戏

    为了做完这个梦中途被打断三次也宁死不屈地继续睡了,并义无反顾地将中国传统文化给逃了=.=

    在拥有独立小间的公司打课余工,房间里有帅到掉渣的哥哥与和蔼可亲的长裙大姐,任务是将电影片断剪出拼成新电影并配音。(太有前途了……)

    帅哥哥和裙姐姐下班后带我去巨大游戏室游戏,玩真人贪食蛇,各人坐在类似寝室上下铺的床角,游戏规则譬如机器喊“蛋在日光灯管东面下边一厘米”,大家齐齐伸头去就,第一个伸到准确位置的脑袋为胜……(这游戏太累了……)

    紧接着公司年会,我KO一堆弱智游戏机器后,无聊到开始为法国电影做同声传译,大BOSS恰好路过,以捡到宝的眼神调我去电影翻译部(啊所以真的有这个部),部和部果然不一样,另一头帅哥哥下班后带我去玩动用整个城市的巨大游戏——据说整个城中所有的路灯都是绿光,只有十只灯是紫光,我们的任务即是找到十只紫光灯。

    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坐在跑车里弹出去,开始在大车流马路上嗖嗖嗖。跑过一条江两座大天桥我蓦地发现三盏站在一起的紫光灯!我高举带着吸紫光灯能量腕带(?)的右手冲杀过去,余光发现斜刺里杀出好多目标一致的人,据说机器出了故障,城里只有三盏紫光灯了……

    千钧一发之际……我安慰自己“梦里的人总是跑得很慢”……结果发现不是我跑得慢是其他人跑得慢以至于我来得及独自吸了三盏紫光灯,灯们都很哀怨地绿悠悠起来……YEAH!等我一回头发现跑车边多了很多警车,城里的警/察局倾巢出动来抓我们这些超速行驶的游戏者,于是大家统统都被带回警局,而罚单上写明的惩罚内容竟然是要求所有司机们换装大跳艳(我是敏感词逃避器啦啦啦)舞(!)。

    而对我们这些乘坐者的惩罚措施是看他们跳艳(我是敏感词逃避器啦啦啦)舞,于是我被带到台前蒲(我是敏感词逃避器啦啦啦)团(=.=)坐好,发现他们都换上唐装,戴上冠带,陆续出场,左边第一个赫然是我小师妹……我同我下铺(?她什么时候出现的)讲啊呀从LUN理道义上讲我不该看,于是默数一二三、睁眼!好了,我醒了!

    ……但我为甚要醒呢,悔得不行……

    ── 玩贪食蛇扭伤了脖子之枕小路記錄於二〇〇七年五月一五號

    玩到最高兴时醒来到底应该开心还是难过
    投稿:
    浅灰色橡皮 关键词 四季魔棒  白马 秋天 王子 打云仗 机器猫

    机器猫和康夫带我玩。左腿涂上红色药膏,右腿涂上绿色药膏,再在云上打滚,云就变成大团大团有质感好像棉花糖的材料,可以捏成任何形状。先是云团互掷,大开云仗,之后干脆把云做成战(我是敏感词逃避器啦啦啦)舰,跟远处来的静子和大胖互相攻击。(并且在梦里很气愤地想,小静居然不过来和康夫一起!)

    之后从云上跳下去,立刻着在我家院子的操场上。穿着小裙子的花仙女教我用四季魔棒,挥一下就春色满园,再挥一下满树飞花,接着叶子黄掉,枝干秃掉雪覆上来。我拿着棒子挥挥挥,挥到手酸不想玩,就把时间固定在秋天。整整一条林荫道上铺着全是金黄落叶,骑着白马的王子从落叶尽头淅淅漱漱踏过来,好帅哦……然后醒了-_-b

    人生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醒过来!

    ── 又被广播操音乐吵醒了之枕小路記錄於二〇〇七年五月一七號

    分享到:

    评论

  • 其实特期待啥时候能把所有那些我看不懂的地方统统问给你,听你给我一点点的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