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03

    Kiss me Red - [字花]

    Philosophy有一只轻不可闻的唇彩,叫做Kiss me。
    一声叹息或者半句呓语,一定比那更轻。
    干涸的北京城,需要一只润得象呼吸拂面的唇彩。
    眼神在一群斗艳的颜色中,不小心摔进它身体。Kiss me red,浮在空气里的低声是隐秘的呼唤,身不由己。Kiss me red,信手涂抹的血色,试妆镜里的嘴唇,象刚结束一个吻。
    很容易当了真。

    宠爱嘴唇的人,很容易爱上爱人那只凉薄的嘴唇。怎么形容呢。
    真的是凉,与薄。
    凉如薄荷,却四平八稳,舒缓入心。
    没有气味,只有柔度,象两片窄窄的鱼。
    亲吻都如嬉戏,如潜入不见天日的深水底,所有的鱼都透明地,薄薄地,张开小小的鳍。爱人变成一个需要被打捞的存在,忍不住不停印证神秘世界是否还在那里,忍不住啜饮,忍不住渴,忍不住入心。爱人哪,我爱的你本身,或是嬉戏本身?还是燃烧的热辣的,时光本身?

    纯属虚构,请勿当真。
    Just kiss me, in red.

    (这你们还能说我大尺度么哈哈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http://dbxh3399.blogcn.com/diary,31670437.shtml
  • 我的意见是你的尺度还不够大吧
  • 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