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10

    你心中,是否有我未曾到过的地方啊。 - [影魅]

      在复活节及“香港国际家具节”的空隙,误打误撞地路过了国际电影节。《岁月神偷》强行绑架情绪的行为尽管很节制,家狸仍然抗拒“被感动”。
      “只要你肯放弃最心爱的东西,填满苦海,就可以和失去的亲人重逢。”但我还是无可抗拒地被影到中途、一切尚未发生时奶奶的这句话正正砸中。罗启锐拍这只片,许多时候确实在生拉硬拽观众,但人间生生死死,直面时不还是只得一种诠释是泪水滂沱。
      场景又生生变得熟悉,细节真实到残忍。在一片漆黑里全身发抖,实在不想吓住一直试图抚慰的家狸,就抽离地问:“是自传片吧?”攥紧指节,感觉力量缓缓植入身体。
      你我所亲历的那些,怎敢在人间寻常里妄称有分量。
      或许只能做到不将自己裸身呈在大街行走。把心剖出给人看感觉像出卖,也许言重了,但是,怎么忍心呢。

      越来越干净利落地处理低潮情绪,就像把还在活扑的鱼倒提,板上摔晕,麻利去鳞,接下来只是热油烈烹的事。无异于情绪放大器的敏感者其实更适于存活,只需把情绪适时向正负调整,就能饱满热烈地一路狂奔下去。

      直到今天,我仍不免对自己,对你,对未来,怀有深厚真挚的好奇。
      最好是藏在白大褂后,安全、隐蔽又审慎地观察。

      时间大神啊,我向你这不断产生快要胀破的回忆制造器,致以最深敬意。我唯一能做的是答应你,不使你赐予我的一切叫风化了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一年祭 2010-04-10

    评论

  • 力量缓缓植入身体,于是就能一路狂奔吧

    ps:我很想插嘴一句的是:原来你吃的鱼都只是去鳞而不剖的么……你可知道剖鱼是一件多么复杂的事情 哇哈哈哈
    回复Sean说:
    TNND 明明是因为我只要强调刮鳞的那个过程=。=
    2010-04-10 11:3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