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15

    如果从有你的小镇经过 又怎会把你错过 - [音魔]

    受命出力捧人,竟然也不是太吃力。高晓松写的词像毒药一样要人命。
    独自在挤满回忆的街道提着大包,排开风,走来走去。
    每一件事之间,总停下来,再想想 你的
    名字

      在青春失去之前,老去之前,烟熄灭以前,舞台落幕以前,出租车表停止跳字以前,永远不通的三环路又缓缓泄出以前,失散在时间中的爱人最冷漠又暗涌不过地重聚以前……
      如果这一切真的会失去,请在离去之前叫醒我。
      
      不是不惊讶的,谭维维这三个字曾经灵气腾腾地掠过视野又复归寂寞,以为没有乘上机缘飞翔的声音大概就从此沦落凡尘难见天日了。不是不害怕的,会坚持的声音很少,有热度的坚持更不多,带着一股韧劲的不屈不挠总叫人自惭渺小。这声音甫再亮相不仅毫不示弱,简直是蛮横霸道——
      听哪,这世上居然还有弹着吉他流着浪的歌,大声而毫不脸红地歌唱麦田与鸽子,和再也不会戴的红格子围巾一起,理直气壮地用感情感知这个世界。那把适合在东西大贯穿的、洒满荒原阳光的高速公路上狠狠碾轧的声音,不容置疑地把它认为好的、热的、高昂的东西,全部推送到你面前。
      词语跟乐器纷乱杂陈,而这只是一首用声音写的诗。
      一首完整的、性命相见的、不再掩藏皮囊下还有轰鸣奔涌的热血的、让你脸红的诗。
      如果这一切还有人害怕失去,就用这样的声音警醒我。
      
      在冥想关于永恒的谜题得到答案以前,古老顽固又狂热地榨干年轻热血的城市醒来以前,灰尘覆满旧照片以前,杨絮再次逐风满天以前,知道没有那么爱以前……
      玩弄感情有谁比高晓松更老手?即使声音饱满独立如谭,也还是乖乖收起灵魂,做他的传道者。那手笔一如多年前青春无悔一样娴熟地收人魂魄,听的时候,明知道这种大刀阔斧的硬煽就像我和你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一样,是再矫情不过又再要不得不过的天真幻想——但是——但是如果有来生,来生大概可以允许幻想从前的笑声和稻草人,幻想我做得再多一点你就可以爱我。一不小心把心神放出来就野马狂奔再也挽不住缰,在某个掩体里满以为早已被谋杀掉的自己又蠢蠢欲动。
      如果这一切已经失去,放纵这样的声音灌醉我吧。
      
      在失语以前,旧时光还没褪尽以前,你还记得我眼睛里的光以前,听情歌时胸腔里那块嚼不动的糙肉居然也不要面皮地弹动了一下以前。
      如果我这样说,你就爱我了吧?
      如果我经过的是一座有你的小镇,又怎可能把你错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这样的文字真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