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24

    你所爱的人,正在我内心里衰老 - [呓语]

    你明知我狡黠又笨拙,我编织层层谎言并不曾想成功欺瞒,那只是一团我意图躲入内的网,大家来看个热闹各自散去就好。我的触角一直伸着在敲打这个世界,总是磕磕磕地要求回音:嗨,这里有我的一个位置吗?再加塞上我一直深爱的人可否?我带着他们和我的壳一直一起走。

    当匆忙打仗般的下午,别层小朋友低头路过有闪烁的神色在一旁姑娘的脸上绽开;当典型香港嗓门的大叔谈论湿地需要裹胶的衣架;忘记通行证让路途失焦的一瞬好像又被击回谷底,在飞旋的倒立的轮盘上想也许我可以的;然后被梦一样的水母和展开巨大翅膀的鹰鯆盖过水中的天空,缓缓被手心力量浮回人世看见苏眉丑丑又坚定的脸;老W的胳膊在海风里瘦弱得不像话,越过街道和霓虹我仔细辨认两个细密共享过一片区域的男人的几近三十岁的时空;整个team聚在外面小桌边闲闲捉起字句的片刻,扬起脸给仙人掌后的年轻脸颊递巧克力,三个月来人们的脸一点点在甜蜜中融成定格的笑;再变换到充满怪异印度腔还有英音德音的课堂,最后坐在一群无龄面容的陌生人中间玩三国杀,认真地选了珍珠鸡。带着一只疼痛的牙齿走在路上,不管沉睡还是醒来都一直被痛感凛冽地捉住,提醒我,在这里。

    我写过所有的只言片语的谜语,我喃喃自语又一直呓语的谜语,很可以用一首诗来解释:

    我的嗅觉完全被一个芬芳的/思想攫住了/像赴死的蜜蜂/整个思想就是一团蜂蜜

    而比如,我竟然在命运倏忽之间抓住了原本沉沉浮浮并无相遇之虞的姑娘,竟也欠她一首诗欠到如今。

     

    分享到:

    评论

  • 我幼年去香港,也是苏眉的丑陋呆板和它的这个秀气名字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 除了欠我情书你还欠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