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10

    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 - [呓语]

    从八达岭高速一路向南,六年多来这么熟悉的风景入眼窝心。方才叔公与叔婆被我打开就再也没关过的话匣余音袅袅,这一天的末尾似乎刹在舅舅乡音浓重的哈哈声里。跟妈妈电话汇报完,走过夕阳时想起上次责备我肝气郁结、太过急躁的老中医,真真觉得, 乡音是一剂最古老亦最熨帖的验方灵药,血缘是渴极的孩子尽汲的力气之源。

    一小块人心,足够探险者最心力交瘁的旅程。

    二十岁以后仿佛是一段高频音量逐渐降低,首先降到人耳可闻的强度,然后静静地,流到深不见底,见所未见的领域里去。我后来才知道去伪存真是要排除一切嘈杂声音,从一整个大海里捞出那只细不可闻的美妙海豚来。我是不够好,不够完备,不够满也不够空,但是我正在慢慢地知道。

    而我一整个小宇宙的爱意,也正在慢慢释放。

    分享到:

    评论

  • 关于这个标题,(翻捡),我家男人之一沈昌珉童鞋早年曾说过:人生啊,就是一个人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