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14

    你的人生借我窥一窥好吗 - [呓语]

      其实把灵魂叠作一团地提在随身口袋里前后不跟脚地每日赶在两点一线的生活中,并不代表我不明白家狸让我跳出自己的意思。最后还是没与先生去远方寺庙做义工,这也不代表我在选择溺于日常生活。狭隘的生活,实在让人心也变得窄小,而这样的心即使揣着千里机票,也不过是走了足下几步路而已——追逐远方是无法逃离狭隘生活的,只会把远方也变成狭隘生活的一部分。

      小时候想象过的最具体的职业就是做一个人物访问者。一辈子统共这么长,要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不够把每件事活一遍。大家都住在这世界某一个光怪陆离的棱角边缘,谁看谁都是个光芒万丈的摇摇欲坠。别人活的那个我永远没可能再去的维度,实在太令人好奇。

      我至今怀念四川少年小黄,这种怀念就是以一种外星生物的方式在遥遥窥照他的生活。很多时候,我难以抉择,告诉小黄这个世界和他无关的选项有什么必要?而那些选项真的与小黄有关与否,是我可以判断的吗?我不是也一样在信息的洪流中左右为难,也许正眼睁睁看着攸关我的那一部分从我手边溜走吗?小黄知道哪里有最好吃的棒棒鸡,我稳狠准地跟他要了他的信息,只因为我是一头旗帜鲜明的吃货,对自己的需求清晰得毫厘毕现。可是小黄,当你跟我咨询你的需求是什么,我正在咬牙摁住睡意才等来的一只公车座位上,把疲得动弹不得的脑子拎出来松一松,我不能替你做决定,我甚至不敢告诉你什么是和你的决定有关的。就像我这么多年来,始终抱着一腔盲目的热情勇敢奔跑,发誓要燎遍整个草原,而人们也远远在他们那个宇宙与我遥望,无暇告诉我前方上还有多少可以被燃烧的野草。

      谁在乎。

      九点二十七分,走入一间楼层显示屏坏掉的电梯,关上门,凝固不动的空间只剩下微弱轰鸣。也许只有几十秒,叮的一声,我跨出去觉得像一只刚出烤箱的新鲜面包,尝试用热烘烘的眼光打量了一下,世界真的不太一样。

      也许,做一只新鲜面包等待吃掉或者腐坏的人生也不错。

      PS.我的访问对象里一定会包括隔壁办公桌的小朋友,”向Dora的纸篓掷纸团世界杯冠军“斯图加特少年Max。

    分享到:

    评论

  • 好@@@@@@@@
  • 橡皮,好。
  • 咦,我也喜欢这一篇。
  •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