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04

    远方 - [呓语]

      正要觥筹交错的包房,KTV屏幕上蓄着待下一回欢乐的歌,我们一群各色业务部门同事刚交换了各种兴高采烈的社交友好言辞,乐哥突然兴杯向我,“我敬Dora一杯,她是我们部门有过的最好的实习生。这句话我早就想跟你说,谢谢你这几个月的支持。”

      我下意识端杯起身,流利地说了些我都找不着调的应对,心里各色感受早就厮杀成一团。他是team里年纪最长也与我交流最少的同事,我们唯一的私人交流约是有一次他等我给他做文件时靠在办公桌边理另一份文件,闲闲地说:我儿子在加拿大读书,打算选金融了。。那副慈父形象与他的脸突然严丝合缝地嵌了起来。

      Legal team的Lucy即将飞去德国做培训的前日,我和德国实习生Michael如常在电梯前等着从下班人潮里杀出一条血路,他突然撸撸他引以为傲的淡金色头发,转向朝我说:"Lucy just made a wrong statement..(Lucy刚才说得不对。)”

      我还以他质询的眼神,他居然非常腼腆的说:“She just said 'see you' but I will never see her again since I will check out end of this month..(她说回见,可我本月末就结束实习了,我不会再见到她了。。。)” 

      我几乎是拽着他飞着回去跟Lucy道别。靠在办公室门口,我看着向来视工作如命并鄙夷我热爱的《午夜巴塞罗那》是"Grils' movie"的大只Michael讷讷站在娇小的Lucy身边与她拥抱,裂出他像个歪枣儿的笑听Lucy安慰地叫他大M豆儿,窗外那片色彩斑斓的望京像我六个月以来再熟悉不过地那样在夕阳中缓缓亮起霓虹,我赫然意识到这些看起来千秋万岁的人和事尽管无可避免地将要成为彼此生命中的过客,但每一个点滴都宛然印在心底。。

      那些碎片类似,有一日我和采购部同事Tony同乘早班电梯,是我们第一次以非电话的形式交流。在人龙里他突然说:“你知道吗?我以前是个理工科生,负责大厦内部的电路设计,比如电梯。”我骇然一乐,这个与我一起把供销链上每一条链条的合同捋顺的同事,看起来不过三十不到,一张脸白得能囊光映雪(这形容词歪了我知道)。我努力在嘈杂的早高峰电梯里继续辨识他给我说的神奇的只有他们理工科生才知道的大厦内部的秘密,还是不可避免地在Tony说“下回分解”的时候走神了。。“嗨,Tony,我其实是实习生,我下周要走了。”

      电梯门在十七层关上他讶异的脸,他的表情和Controlling的TY得知我不能继续跟进手上的项目要交接的时候一模一样,怎么能呢,我还想跟你们继续一起bitching著名难缠的CEO港女秘书,抱怨繁琐的德国公司制度跟没尽头的FCPA调查,在协助完每个大的event之后一起拿着免费可乐笑嘻嘻地当观众。。嗨,Tony,来日方长,尽管道别如此仓促,留你一顿午饭的记挂亦好。

      离开你的已是完全另外的、更好的我,我又将能如何以沉默或以眼泪与你告别,奔向远方。

     

     

    PS 娘亲不懂英语,我为保持生动和完整加入注释的,看客勿要介意,呵呵呵呵。。

    分享到:

    评论

  • 亲爱的,你写的好伤感。以后哪个公司有了你,都会很精彩~
  • 工作慢慢找吧。。
  • 有点伤情!
  • 你要毕业了吧?
  • 求工作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