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2

    我心犹同 - [字花]

      “真相只对弱者和规矩人有用,然而她并不是。

      “但在这个领域,谁有道理呢?我给你留下理由、证据、道德、我们的故事的终结,他的解释。对我来说,没有那些,在我爱你这个可怕的事实面前从来没有任何解释。

      “当时有他(缪塞)想着得到她(桑)想给他的东西,想着保存她已经交给他的东西:当时他在得到,而她在失去。他是猎人而她是猎物,……也许人们很难知道可以用什么来安慰他,但任何人也很难知道如何来指责他。她却正相反,她受爱情的苦、友谊的苦、尊重的苦,总之忍受我所喜爱和欣赏的一切,而他却忍受我所怀疑、憎恶,有时又感觉到的一切。……在被遗忘物的沉默和虚无中把一切推翻或者让人把一切推翻。

      ——萨冈,《我心犹同》

      我从没有真正爱过正如一直都苍白地爱着一切。

      白话文:小刚有跟我抢酒钱,在场人士请记得他有份;我们院有个05级姑娘面白目星,浙江人,我从复试第一天开始眼睛就粘住动弹不得;巫小貘在雕刻时光经贸店的素描簿上有广告一则可以参观;四道口的辣界不好吃,相比之下嘉茂电玩有House Of Dead可打靠谱得多;将来请给A片文件夹取一个隐晦的名字,娶一个会化小烟熏的媳妇;吴裕泰不是关裕泰;黑咖啡健康,伴侣不健康;外交部再这样招人就不好玩了……二十四小时,用尽平生所学地把我身体里所有的水都从黑白眼球排出来,也怪累的。

      对我们之间的那些空白和你自以为理解的误解我已经不那么着急了,我甚至和你一起微笑看着它,这样很好。因为不会再有第二个和你一样的人了。因为你用尽所有的隔膜,所有的努力,所有不能相互理解却相互体谅的绝望。因为我不需要第二个和你一样的人了。而你让我知道在我们的关系里你从不留我任何遗憾,目前为止。我想我不会再做那个噩梦了。

      那我走了。海边见,四川见。